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打击盗版,葡萄酒行业是认真的!

乐酒客lookvin 2020-06-17 12:00

原标题:打击盗版,葡萄酒行业是认真的!

“人红是非多”,这样的话用在葡萄酒界也是如此得应景。像“Champagne香槟”、“Prosecco普罗赛克”这样的金字招牌,自然也成为了许多人眼里的摇钱树。可自己苦心多年经营起来的招牌,突然间有人想“打擦边球”、“白嫖”来捞笔油水,这种事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气,更别提自己的名字还被用在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上了(没错,下图那个“香槟”马桶刷着实有点过分咯)。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Champagne是产自法国香槟地区的起泡酒,不是鞋子、饼干、辣酱,也不是左上角画风不符的马桶刷……(由法国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提供)

因此,面对商标侵权问题,各个酒庄、协会组织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来积极应战:“打击盗版,我们是认真的!”

普罗赛克(Prosecco)的生产者肯定对葡萄酒法律纠纷并不陌生,作为疫情期间全球销量不降反升、迅猛势头依旧不减的意大利起泡酒界明星,自然也是人们眼中争相模仿的火热对象。

比方说今年2月,现身伦敦街头的一款起泡酒自动售卖机就给自己挂上了“Prosecco”之名。这款由Vagabond Wines公司推出的起泡酒自动售卖机看上去像一台银行的ATM自动取款机,它可通过插入Vagabond酒卡出售每次5盎司的起泡酒。

创意范儿的确拉满,但问题在于这台起泡酒ATM机最初被命名为“Prosecco起泡酒自动售卖机”,可由于Prosecco法律规定Prosecco起泡酒必须使用玻璃瓶售卖,因此这台售卖机被改称为上图所示的Bank of Bubbles(起泡酒银行)。

而最近还有另一个吵遍欧洲大陆的Prosecco话题:法国大酒窖酒业集团(Les Grands Chais de France,简称GCF)公司曾在英国,以名号“Nosecco”出售一种不含酒精的起泡酒。Prosecco?Nosecco?是不是觉得有点硬往上贴的“山寨”之感,而且从字面意思来理解,“Nosecco”好像是“不干型”的意思吧……

当GCF试图为其脱酒精的时髦起泡酒申请英国商标时,Prosecco生产商不干了。普洛赛克保护协会发出反对之声:“这个Nosecco明显就是抄袭我们受欧盟保护的正统Prosecco原产地保护之名啊!”对此,一个意大利法庭表示赞同且支持普洛赛克保护协会的立场。

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糟。据彭博社报道,GCF正在伦敦法庭对法庭的裁决提出异议,声称Nosecco名称无意引发与意大利起泡酒行业的竞争。而Prosecco保护协会则拒绝置评,此案正在进行中。

而作为葡萄酒届的“维权模范”,法国香槟产区的官方推广机构这些年可谓是浴火奋战,无论对手规模是大是小,协会都会开展多方面的行动来打击涉嫌侵权者。2017年,捷克烘焙公司Breadway尝试将名称为“Champagnola”的商标用于糖、生面团等各种烘焙产品以及餐厅和餐饮服务。此举自然引起了法国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的不满,他们对Breadway在欧盟的知识产权局登记了控诉。

△尊重保护香槟名称使用权的国家(绿色)和不尊重香槟名称的国家(红色)(由法国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提供)

在做出有利于Breadway的初裁决定后,CIVC在2020年4月赢得了上诉:裁决人发现Champagnola名称违反了命名法规,它与Champagne香槟一词过于相像,可能会对消费者产生误导作用。CIVC法律部门负责人Marie-Anne Humbert-Genand表示:“此裁决具有里程碑意义,更广泛地说,对于欧盟未来因侵权受保护原产地标识的案例,具有指导意义。”

这只是香槟漫漫维权之路的一个插曲:而另一个争端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瑞士有一个千余人居民的小镇也叫做“Champagne”,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那里的酿酒师就希望在自家Vaud地区的本土葡萄酒上,使用“Commune de Champagne(香槟小镇)”这个名字,虽向欧盟屡次申诉但均未取得成功。

这个案子就有点棘手了,毕竟人家这个小镇自古以来就叫做“香槟”……

“提议所针对的,是在小镇葡萄园内生产的莎斯拉(Chassela)白葡萄酒。”前镇长、现任香槟镇葡萄和葡萄酒社区(CVVCC)主席的Albert Banderet解释说。5月27日,欧盟委员会再次拒绝了CVVCC的要求,这一决定是基于欧盟要求以及瑞士的贸易和农业协定,后者有义务保护法国版的“Champagne香槟”名称。

△瑞士香槟小镇

可以理解的是,瑞士香槟镇的酿酒师们并不准备善罢甘休。Banderet表示:“我们正在等待Vaud州的一项新规定。新法规通过后,我们将研究变通(欧盟)规则的可能性。”而在先前最沸沸扬扬的案例中,一家瑞士面包店进行了激烈的法律斗争,要求在饼干上使用“香槟制造(Made in Champagne)”一词的权利,不过最终于2010年达成决议,这种面包还是不能被称为“Champagne香槟”。

值得一提的是,瑞士香槟镇自885年以来一直使用Champagne名称,并于1657年开始在该地区种植葡萄。起泡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35年,但直到1800年代左右,我们所熟悉的法国香槟才出现。或许,这也就是该争端数十年来仍不能偃旗息鼓的原因吧。

当然,商标争议并非欧洲人专属。4月,位于纳帕的JaM Cellars酒庄起诉了加州酒业巨擎美国酒业集团(The Wine Group/TWG),指控后者涉嫌商标侵权。JaM酒庄将“jam”和“butter”等词注册为商标,并应用于相应的酒标上。去年,当TWG旗下品牌“风时亚(Franzia)”进行市场营销改造时,TWG在Franzia品牌包装盒上印上了“rich & buttery”的字样。另一个争议是,Franzia还在赤霞珠葡萄酒上标注了“bold & jammy”一词。控诉(5月合并为一起)还声称品牌包装之间在外观上有相似之处。此案正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地方法院继续审理。

△这样比对起来,包装外观上的确是有些相像

JaM代表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的律师大胆断言,自己认为消费者会被所谓的相似品牌所迷惑:“带有Bold&Jammy标志的赤霞珠葡萄酒的品质,低于原告的JaM赤霞珠葡萄酒。”忠于品质,秉持的这一点原则很赞!

品牌维权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各大葡萄酒企业仍将上下而求索。作为消费者,我对此表示赞同且支持,这个世界仍需要更多这样的“较真”行为,加油,奥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