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搜索引擎重燃战火,“后浪”夸克的铠甲与软肋

王小琉 2020-06-16 14:05

原标题:搜索引擎重燃战火,“后浪”夸克的铠甲与软肋

詹姆斯·格雷克曾在《信息简史》一书中如是指出,“应对信息过剩的策略多种多样,但归根结底,本质上可归为两类:要么是过滤,要么是搜索。当信息变得廉价时,注意力就变得昂贵了。”

而当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这个道理之时,也不难理解为何沉寂已久的搜索市场如今又战火重燃了。

1

新棋子与阿里的第三次押注

纵观整个行业:字节跳动推出头条搜索APP、微信则持续升级“搜一搜”功能、华为在海外发布了独立搜索应用被称是要正面刚谷歌……搜索战事日趋焦灼之际,巨头搜索战场也迎来业界“后浪”——夸克搜索。

进一步挖掘的话,这是阿里旗下的智能搜索APP。不同于传统搜索产品,夸克似乎更有理想主义精神,聚焦于探索极简智能的下一代搜索。随着用户多元化需求越来越明显,搜索市场会容纳更多新兴厂商与新用户场景。夸克此时用“无广告”、简洁的卖点强势切入市场试图“击中”用户的心,这样的独辟蹊径的确也吸引了诸多眼球。

试图打造出一个搜索新物种的夸克搜索一方面满足了对极速、极简界面和去广告极度洁癖者的骄傲和追求,同时也收获了很多喜欢新事物的年轻群体的芳心。

当然这背后也不乏金主爸爸阿里的各类资源扶持与倾斜。而站在阿里的角度上讲,夸克已是阿里搜索棋局上的第三次押注。

阿里2005年收购雅虎中国,试图打造中国最大互联网搜索平台,2010年后,雅虎搜索被阿里巴巴放弃。2013年,阿里和UC共同推出了神马搜索,后孵化夸克搜索双线作战。经过一段时间对用户需求的摸索,以及产品功能持续升级迭代,夸克搜索后来于2019年底高调出街。不难看出,一直都希望在搜索市场有所建树。不过经过两次尝试后,其在搜索市场的成绩依旧是差强人意。

此时阿里下重注的夸克搜索的诉求也因此更值得玩味。有媒体对此曾做出了另一种解读,核心观点是夸克的用户数据在2019年中出现显著下滑,因而在下半年的大力推广更多是出于对产品的自救。

事实上如同文章开篇,这个年头最贵的不是黄金,也不是石油,而是你的注意力。搜索本质上是满足用户需求的起点,在这个信息纷繁过载的时代,搜索在分拣、比较与筛选,摒弃干扰等方面的优势,可以更直接命中用户真正想要的信息与服务。

而当一个用户从搜索框中传递出例如休闲、文艺、财经、创业等标签后,背后隐藏的是用户习惯与大数据,释放的是明确的需求信号,接下来平台可以进行更加精准的匹配。

搜索的入口及生态意义已很明显。对于新兴搜索玩家们而言,此时重兵布阵背后缘由也大抵如此。不过,夸克搜索能否再肩负起实现阿里的搜索引擎梦在此首先要打上问号。

2

狂欢盛宴下的奶酪难切

巨头争霸主,豪强抢山头,搜索市场也是硝烟依旧。

来自中研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百度占据着接近2/3的市场份额。而第二梯队市场上还有360、搜狗和神马等搜索产品也同样不是吃素的。此外新晋者华为、微信、字节跳动这些公司近来也加紧进军搜索市场。

对于“后浪”夸克而言,搜索领域可谓强敌林立。搜索用户已趋饱和,且每家的PC端和移动端的占比比例各有优势,想进军搜索这样一个高度成熟的市场,想抢食必然不易。

除却外围市场的高手环伺,从夸克搜索产品自身看,其也隐含了羁绊与不足。

并非颠覆性创新的极简主义。很多产品设计越到后面越容易走密斯·凡德罗(德国建筑师)那样的路——Less is more。所以,你看到的苹果系产品在不断地砍掉功能上的枝枝丫丫,逾来逾“傻瓜”。当然,做完这样的“减法”之后,重点的将会变得更重点,需要突出的也会因而变得更突出。而这种化繁为简的设计理念同样延展到搜索框上。很多新兴搜索引擎产品都祭出了这个功能卖点。2018年5月,百度也曾对外介绍推出了“简单搜索”。当简单搜索凉凉之后,如今夸克搜索此时重新拾起简单搜索的老套路是否是无以为继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整个功能看并无发现过多颠覆创新点。

打开夸克搜索用户界面,可以看到只剩下Quark的logo、搜索框以及几个功能入口。不过,极简意味着用户的注意力将会极其集中,不过此时如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用户也不会留下来。

基于第一点,前台极简意味着后台强大与生态繁荣。对此,年轻的夸克搜索显然还需要更多积淀。在首页展现上不断做减法,引领着简洁、扁平、直接、化繁为简的潮流视觉转换,搜索框背后的“答案”却应该逐渐升级、丰富,变为“服务”、甚至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毕竟工具的属性只是使用户更好更快地获得信息,而建立起生态则满足人们连接更多的信息。

知乎上有用户吐槽称,“夸克目前不太好用,感觉缺乏优质的经过良好训练的搜索结果”。用户使用搜索最重要的需求就是快速便捷搜索到想要寻找的内容。而在提供内容方面和内容与问题相关性训练这两方面目前正是夸克相比于老牌搜索品牌所匮乏的。

做搜索可能前期增量很快,但越往后速度会越来越缓,它始终要跟头部的搜索拉开距离,说白了,做搜索最重要的除了靠算法和分发,更重要的是要靠时间、用户和算法的累计,这也是很多新晋搜索引擎涉足者们最难做的地方。

理想主义之下亟待破解的商业化谜题。在阿里内部创业一大优势是可以暂时放弃商业化的压力,这可能让夸克敢于提出“无竞价广告”的口号。不过,当发现一个新业务具有潜力时,阿里会用市场化的方式加大投资,以市场化的方式运作,项目好就继续投,而当项目出问题团队也要承受发展的压力。

另外,大搜索这个行业发展属于重模式,当市场占有率到达不了一定比例的时候,企业必定亏损,搜索的基础运营成本已经很高,超过运营成本的收入都是净入,超不过就在赔钱,因此搜索这个行业一定是头部行家在玩。而抛开无竞价广告,目前夸克的盈利方式确实不多了,大概有:网盘、搜索引擎的分成、主页的网页快捷方式等。

高调出圈后,追逐“小而美”的夸克想做纯粹的搜索诉求,此时也应该做好理想与资本的平衡游戏,亟待将适合夸克的商业模式提上日程。

3

加速出“框”,搜索引擎的门槛还在升高

回溯中国搜索20年,其实赛场上一直不乏竞争,也佐证这个市场的易守难攻。而能左右战局走向的,其实与这几样杀手锏不无关联:

第一,技术。开发一个入门级的搜索引擎并不难,但是一旦做大就涉及到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网页,这就需要极强的对超大规模数据处理能力;第二,数据。搜索引擎用户用的越多越聪明,它可以使引擎提供更精准的答案。就像吴军在《浪潮之巅》书中曾举例,在算法基本不变的情形下,如果单纯透过把数据量加大1万倍,那在机器翻译中文的时候准确程度可以增加5%;第三,内容及生态。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孤岛化”后出现的新壁垒,尤其拥有对手不具备的内容生态,将在新一轮的搜索战争中拥有更大的优势。

而放眼未来,从搜索的进化和升维方向上看也让这个行业的门槛在不断升高:搜索战争的本质是提供更有价值的信息与知识。而如今正呈现几个新的演变方向。比如服务化。结合信息流、小程序正在衍生更多的服务;比如智能化。依靠AI技术加持,让搜索出“框”变得无处不在。

这也预示着,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试图撬动现有非常固化的搜索格局,新的入局者显然需要投入巨大的研发成本和运营成本,才能有几率将搜索场景推入一个新的维度。这意味着——重资产、高消耗。对于夸克搜索而言,这样的重模式下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去证明自己。就像是龟兔赛跑,一个企业能跑多远不在于它的速度,而是能坚持多久。

搜索领域看似表面平静,但却从来不是一潭静水。诚然,我们需要认识到破局这个业以成熟运行多年的行业,必然会有出现很多不确定因素和创新模式,但以夸克搜索目前的各种动作看,至少其目前还不具备搅局者的特质。而更重要的是,对于夸克搜索和整个行业而言,“罗马城”只不过初见容貌,搜索引擎进化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