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读洪紫千《北京秋记.海岛秋思》作品酣嬉淋漓

东讯网 2021-08-31 16:49

  编者按:9月1日是我国中小学生的开学日,同时还是利比亚国庆日、中国台湾记者节、新加坡教师节和日本防灾日、希腊新年。今天收到陈教授发来大学生洪紫千的《北京秋记》《海岛秋思》2篇文章,读后感到独出机杼、卓荦不群,尤其片言只语中颇富哲理与智慧。值得阅读。

WechatIMG709.jpeg

  北京秋记 ——作者:洪紫千

  斜前的机窗里,上下换景。

  异常的颠簸让后排的孩子们忍不住惊叫起来。我靠在椅背上,却无法放松下来。

  突然倾向另一侧,窗外的绿地黄土骤然被蓝天白云取代。忽而骤降,又变回彻底的河流铁路,见不到一丝天空。

  边上坐了对情侣。在男朋友身边的女人,通常额外加一份肉眼可见的脆弱——这次,也不例外。

  飞机还在颤颤巍巍地晃悠。乘务员的安抚对孩子们起了作用,但并非所有人都愿意那么快就失去这个机会。

  隔壁的两只手紧张而愉快地相握,然后变成交叠的三只手、四只手。

  机身骤降。现在,那两个脑袋也靠在一起了。

  机身侧倾。一只解放的手绕过长发,环住了另一只手所照看的那双手的主人。

  飞机里很热,太热了。我穿了毛衣。

  边上的二位穿得比我还多,上了飞机也没脱毛大衣、皮外套。想到都觉得热极了,何况两人还扎堆。

WechatIMG719.jpeg

  洪紫千2020.10.02 12:30

  枕边偎小犬,头顶急行云。

  炭里伸火舌,深秋不觉寒。

  洪紫千2020.10.05 14:33

  最近总有人说某张照片“很有艺术感觉”,这是你们的错觉。

  我记录的只是生活本身,艺术的是人心。

  洪紫千2020.10.05 22:48

  灯枯烛泪止,油盏凝红脂。

  飒爽秋风吹倒蛾子翅膀两片,它侧躺在地。不愿合拢的翅膀被一种力量缓慢撑开,慢到能看清最细微的光影变化,于是银灰底色、金灰花纹的翅面越来越大面积地,返照回光。

  翅膀铺平,还没结束。

  蓄力的灰白尾尖同样缓慢地高高扬起,是最后一支生命之舞的准备动作…

  扑棱蛾子,注定无缘见雪。嘟嘟不解意欲扒拉,可怎忍心看着它打断这贴地苦行的蛾子。

  结束了,它的翅膀任由秋风拨乱。

  洪紫千2020.10.07 07:10

  隔壁邻居家传来响动,婉转悠长的。

  是预备过冬的鹊鸲飞来,吞了一肚子好货低低地飞来。

  成双成对的灰与蓝依然很有光泽,满腹白羽较之夏季则更为明亮,也可能是因为吃得饱、撑起了原先只一小片的面积。

  爬上烧烤台,女孩子不知在哪里,男孩子站在窗沿看看我、跳两步、看看我、跳两步...

  跳远了、拍够了,我爬下烧烤台准备离开。头顶的小树枝突然晃动起来,一回头——啊!“鸟撞脑门儿了”。

  两个都在,都在在迁徙季的早晨戏弄我。

WechatIMG720.jpg

  洪紫千2020.10.07 08:23

  北京的2020秋,口罩又要防雾霾又要防新冠。

  洪紫千2020.10.11 06:58

  背着太阳站住,整个脊背和腿都酥酥麻麻地仿佛从寒冷中苏醒。

  洪紫千2020.10.13 12:25

  马蹄很轻,被人踩一脚更疼。

  洪紫千2020.10.14 08:21

  托马能为它们指路,是因为有爱他的人保驾护航。

  洪紫千2020.10.17 22:18

  晓风吹拂,树荫滚浪。并不绝对的虚幻的灰短暂地拢在由青转黄的叶子上,它们就是在这样的光阴穿梭间生长起来的,在规律的或无序的动荡和变迁中生长起来。

  微微抖动的抬不起的睡眼,荡漾开去的套着圈的水纹,嘁嘁喳喳的有隐瞒的私语...落尽一树叶子的过程是漫长的,因为每一场告别都很用心,因为每一次落下都是永别。

  我中有你,他中有我。我们无时无刻被集体中的其他个体影响着,也时刻对周遭产生潜流需算的影响。

  作为独立的个体,我们的人生无法复刻。能将自己的过往因当下使未来焕发光彩的只有我们自己,再没有任何一个别人。

  用粗糙的计算方式笼统地计算一棵树的生命,只是一种冷的估量。实际上,即使短暂如叶子的生命都是难以用数字阐述的——单说斑驳树荫间受阳光沐浴的那部分都是灵动迅捷,比自然数更自然的。

  洪紫千2020.10.21 08:46

  别一味同情和敬重可见的痛苦,却对宝贵的自由和快乐嗤之以鼻。

  洪紫千2020.10.23 18:08

  人心如水,舆论如风,风吹水皱,见谁都扭。

  洪紫千 2020.10.25 9:18

  歌颂是桂冠,也是枷锁;歌功颂德,却能成遮羞布。

  洪紫千2020.10.26 19:56

  经太阳烘焙,风卷落叶在脚下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是金黄色的声音,曲奇味的声音。

  洪紫千 2020.10.27 12:54

  在戏剧学院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在你落泪的时候,周遭草木都会自然而然地认定你在“戏里”。而眼泪只为“角色”而流。

  洪紫千2020.10.29 13:51

  过去以为学院的鸟岛只是一滩水、几方石的摆设造景罢了,直到我垂帘多时、猛地抬头时,看见一对斑头雁遥遥盘旋几圈后扑棱棱飞落,优雅地上岸,和病了的原驻鸿雁彬彬有礼地打招呼。一定飞了很远吧,这对夫妻在食槽边站定,轮流值守、进食。然后是赤麻鸭三只,声势浩大汹汹,弹起一地羽毛。然后又被缓过神来的大鸟赶下水中,再不敢叫嚣。小队绿头鸭群也滑入水中,为最后的睡眠舒展筋骨。斑头雁夫妇紧挨着,在无事之地呷水清谈…

  飞驿的躁动与失衡,在盖地的夜幕中消解。

  洪紫千2020.10.29 17:50

  又一个早晨,更深的秋。

  在矮脚狗的吠声中,一轮隔纱的浑圆红日闯入无神的眼——落灰的汩汩血章,跃跃的休眠火山,被缚的金乌元神——我等待着,趴在车窗边,等一个机会看清楚那晃过的昼之主宰的梦酡。然后用手机记录下来。

  周末的早高峰淡了很多,一路畅通、毫不耽搁;远郊的建筑也群起而耸立起来,建设中的、将完工的、刚入住的...挡住我的视线,直到太阳完全苏醒过来。

  到了霍营,我下车寻它。只见红日从红转橙,已然不可一世、不得直视。幸好瞥见的那个瞬间从眼底滑入心底顺利存档,回想起来,足以再次令人感动。

  头顶路过不同的飞鸟,有不同的速度和姿态、不同的气质和状貌。向南方去,去南方过冬。

  洪紫千2020.10.31 08:35

  追求幸福的人是美的、健康的,在这种美和健康中蕴含的是自律、智慧、善良和勇气。下决心吧,让自信和快乐填充每一个明天。

  生活真好,最大的机会就是“活着”。值得。

  洪紫千2020.10.31 21:39


  海岛秋思——作者:洪紫千

  明日立秋,心头火热忽得静下来。夜风索然,觉察今年再怨不得蛙聒蝉噪了…

  为避开台风大浪,登岛环志计划延后一周——据说去年也是如此,毕竟是“靠天吃饭”的工作,还得看老天爷的脸色行事。伴着乌云出发,老师还担心三天行程、两天下雨(天气预报说的),结果这三日都好端端地开太阳(还加新了天文现象“开波”),只在第二天傍晚掉了几颗水珠子。

  参加“燕鸥幼鸟环志”这一年度保留项目的志愿者近有浙江象山本土作战,远有海南、广东等地飞来加持,可谓“一方环志,八方志愿”。住了燕鸥的铁墩岛塞不下我们浩浩荡荡三十余人,大队人马主要驻扎在保护站所在地、韭山列岛的本岛南韭山——正好给我们夜夜夜观的机会。

WechatIMG722.jpeg

  上回登岛早在立夏,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梦中的神话;我的夏天囫囵过去,它们的爱情结晶却已破壳而出、昂首啼鸣。立夏那天醒来,我写道:

  在属于爱情的季节里

  列岛星罗 天公作媒

  花授果胎 怪虫异彩

  飞鸟相和 小兽随行

  日后 要座小岛…

  然而立夏那会儿,我一来没见过“带娃到头秃”的中华(黑嘴端)和大凤头,二来也没见过“岛星”欧亚水獭本獭,三来只见到一具漂浮膨胀的江豚尸体。这回不仅完美打卡了前两项星标快乐,还累计看到10+次江豚跃然。

  登岛的除了我们,还有一船物资。包括环志必备的金属环、彩环、体重秤、测量仪等“道具”和桌椅、篮筐、喷水壶这些“辅助道具”,以及驻岛志愿者和环志志愿者数天的水和干粮等等。登岛路线崎岖又刚下过雨,我脚底一滑立刻找不回重心了。前前后后都是手里带着货的,我心想,且不说我摔了怎么着,要是把环志的玩意儿弄坏了那可真是白瞎了。脑子里稀奇古怪的念头电光火石间,后面一个有力的手肘抵住了我的背包,也让东摇西晃的我重新找回了重心。

  为缓缓心神,我跑到了一边的裸岩上暂缓。三十多人忙里忙外、满头大汗,每个人都拎着、抱着、背着一大堆货物。刚下船,大家就不抢不推、有条不紊地开启运输工作,仿佛心照不宣。从码头到根据地青泥盘盘,看着大家一个接一个、安静稳当地运货,我一时恍惚,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趴在地上看蚂蚁搬家。想到这里,我这只小蚂蚁也赶紧跟上队伍,为我们的“战壕”输送弹料。

  登岛当天我们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对环志计划进行了周密的“战略部署”。思宇姐姐在白色泡沫箱盖上边画合围小燕鸥的路线图,边讲解各组别上场顺序和注意事项。我是第一次做海鸟环志,选择去“看鸟”小队,我的队友是张哥——虽然才念小学,却能教一众哥哥姐姐打麻将的“王者”——我们小队被戏称为“最小小队”,集合了全场最“年轻”的俩。

  次日晨,我和张哥就摆开了大阵仗:放好小椅子,戴好小帽子,端好小杯子,呼好小扇子…只为全心全意服务好燕欧小崽子!我和张哥都是小萌新,看着脚边一溜的筐子和筐子里躁动的小家伙,心里特别紧张;不过我很快发现,小家伙们比我更紧张。它们瞪着乌溜溜的眼睛、歪着头看我,一副“有事好好说”的样子。

  体温过高对这些小家伙来说是致命的,嘈杂人声则会让它们紧张应激,因此我们被安排在相对凉爽和安静的“偏远”根据地。但即便只是静静地和小鸟们一起躲在芦苇丛的投影中坐着,我都能感觉到额头上的汗滑到下巴、喉咙,或者流向了耳后、背脊。热…

  有只小燕鸥大概是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发挥声乐特长,于是试探性地叫了两声,这一发现立刻指挥领导了小海鸟阿卡贝拉合唱团的分声部大合唱。天上卷来一丝凉风,紧跟着地上多出一星白…据点上空盘旋着四五只大鸟,嘴里都叼着银亮银亮的小鱼——好嘛,搬来救兵了。

  第二天更夸张,还招来一只游隼在天空中滑过来、滑过去。后来我们还参观了礁石附近的游隼大食堂,吃得很干净,不浪费一丁点儿肉;但翅膀上的羽毛都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甚至没乱…好在第一批环志进展神速,没让我和各位家长担心太久就顺利放归了上半场的小朋友,并无缝衔接开启下半场战斗。

  直到下半场回了大本营,从看鸟的扫地僧升级为小燕鸥幼儿园的搬运工,我才真正见识这次环志的整个流水线工程。

  抱着小燕鸥走完一趟,它们的两只小脚蹼就会蹬套上2枚带有全球绝版编号的环志标志物:1枚低调但“永流传”的金属环和1枚代表“浙江产”的红白色彩环。这两天好像还有拍到戴着蓝白色彩环的台湾产大凤头燕鸥亲鸟,韭山好,欢迎回来。

  看着熟练工黑大师和酸大师飞快地钳两下、环一个,我抓住最后的学习机会也体验了一把,环了只七爷抱过来的“775”小朋友。忒讲究了。要按顺序拿个U形的金属环,再看清数字正反慢慢套到小燕鸥的右脚跗跖上。套环的过程中不能上下颠倒或者戴错脚,更不能擦伤皮肤(容易引发感染)。注意这些细节的同时,还要迎接乱弹钢琴爪、rapper怼怼嘴、走神“天使抡”、鸟嘴加新鱼、热乎遗留物的超值大礼包洗礼,因为…每只小燕鸥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天赋(类比神奇宝贝的技能)。这次带上岛的两把专用脚环钳有6个大小不一的卡口,适用不同大小的环志对象小燕鸥的金属环要先用第2个小卡口咬合一下,然后用倒数第2个大卡口正对咬合处适当发力,最终形成一个完美咬合、不勾渔网、不伤鸟腿、上下自如的正圆。

  戴彩环则完全是另一套流程,区别于金属环和钳子的搭配,彩环用的是类似变形镊子的辅助工具(开环钳),然后用胶水黏合,最后吹干、转动确认。接着是闭嘴测嘴峰长、伸腿量跗跖长、蒙头称体重并做全套记录。

  搬运了5只小燕鸥后,我终于还是向薅鸟毛专业户小杰哥大胆提出了我的小愿望:想薅个鸟毛(环志后的采样工作)!小燕鸥胸前的羽毛软乎乎、湿乎乎的,手法正确很容易就会脱落,小燕鸥在这个过程中不会很疼,更不会秃,薅1至2根鸟毛会存放在装了酒精的小管里,后续会使用DNA方法进行性别鉴定等保护遗传学研究。

  最后的最后,就是“海鸟体”精美证件照摆拍环节。姿势要美,彩环的码也要清晰地展露出来…两台机子记录了所有2020韭山列岛“我愿意”小朋友的抬脚瞬间,期待着未来某天听到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我看到你当年环的那只大凤头燕鸥了”。

  以前放归过一只小秧鸡,也抱过些别的小鸟,但从未抱着小鸟走这么一套流程。其中一只小燕鸥的编号是“666”,它很安静,也对世界充满好奇,我真希望它的编号会带给它好运,今后的旅程都顺顺利利…

  环志以外的另一项成就不得不再提,目击欧亚水獭。虽然红外相机中的影像资料告诉我们这些水獭一直在韭山列岛周边活动,但是这种脚底抹油的“脚滑”生物总爱逗逗人类,从不轻易现身。盯着远处换气的江豚看了半天,我提出要回大本营收拾东西,虾滑也表示赞成,然而黑大师一直在前面的石块上兴奋地碎碎念,于是我和虾滑延后了撤退计划。刚站回有利地势,黑大师突然指着礁石边:“水獭!水懒!,”

  一尾远观时状若黑狗的水獭在滚滚的海面上漂了几秒,然后一甩尾巴、非常不经意地翻身滑入水下…

  全程不到10秒。开始的几秒前,我还准备离开;结束的几秒后,大部队就来了。我要是立刻离开了,那就是水獭看我的背影;大部队要是早几秒抵达,我们就不会被“砸柠檬”了。这就是大自然的诡谲之美,我不知道鸟儿下一秒将飞向何处,鸟儿不知道下一条捉到的是什么鱼,鱼儿更不知道寒暖流交汇将如何影响它的鱼生。

  命运,一半是机缘巧合,一半是自然变幻…

WechatIMG728.jpeg

  这篇加新又顺利的环志记录本该到此为止。可是户牖洞开、夜里风凉,已经躺下了、又坐回书桌前。秋心何愁?恐因丰收的季节里,碰到一片突如其来的饥馑。

  谈及命运之荒诞,又想起从舟山繁殖海鸟调查回来后听闻的噩耗——台州线调查组的小伙伴们发现并举报了一起“3名渔民登岛偷取555枚海鸟蛋”的恶性案件。

  事情发生在上个月,隔壁路线的小伙伴本为在台州发现规模最大的粉红燕鸥繁殖群而惊喜,却因发现岛上有偷蛋者变成了惊吓。惊喜与惊吓不过一线之隔,这边是保护者日复一日殷切期盼着新生命,那边是三五渔民不带感情几个小时就把整个繁殖群一窝端子。即使现在中华凤头燕鸥因国二一和极危的身份为自己和相伴的大凤头燕鸥争取到了有专人保护的韭山列岛这片净土,可以在基本不受负面人为干扰的情况下育雏,但它们也曾经受偷蛋对种群延续的威胁;现在粉红燕鸥明明也是受法律保护的物种,却仍然在最重要的繁殖季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洗劫扫荡!

  在上一篇行记中,我对我们碰到的小规模偷蛋事件已经怒不可遏,那次的十几枚与这次的几百枚相比无疑是小巫见大巫。是故闻听此讯,我毫无怒气,只是惊愕、难以置信。海上不过数百里,它们的命运却如此不同。

  舟山、台州如此多娇。但舟山不仅是深水良港,台州也不只是现代化港口城市;它们也是海鸟世代生息繁衍之地,更是自然赐予的清净一隅。只怕日后这些群岛、列岛上空盘桓的精灵都要无处停留,奔命劳碌成无足的鸟;再往后无足鸟也会越来越少,于是岛成了石头堆的山、没有灵魂地呆立。

  夏天带走了爱情,秋天终结了繁育。不仅蛙聒蝉噪成为了过去式,那些没能孵化出小燕鸥的555枚海鸟蛋也要堆积如山、毫无意义地臭掉了…

WechatIMG725.jpeg

  (图文作者:洪紫千,系中央戏剧学院在校大学生,中共预备党员、中央戏剧学院 2018 届戏剧教育系戏剧影视导演团支部书记、学院戏剧教育系团总支宣传委员、学院动保协会副会长兼组织部长、北京高校生态保护公益联盟创始人、莽莽生态保护青年联盟主席、中央电视台动物观察员和《正大综艺动物来了》栏目合作伙伴、“桃花源”国际生态保护超级实习生成员、“当代雷锋”孙茂芳志愿服务团成员、王阳明研究会成员、市作家协会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青年服务国家先进个人。她还在2020年未来青年领导力总决赛中获个人第4名和团队第3名,有资格对话193个国家领导人;她迄今在国内外媒体上发表文章达40万字,摄影作品多次获奖,舞蹈比赛获全国一等奖,多次被邀参加北大清华的讲座并发言;多次被中央电视台邀请参加活动并在央视知识竞赛中夺冠。她从小热爱公益事业,尤其是加入“桃花源基金会”后,为了保护地球1%的土地不受污染,为了让地球72亿人民生活的环境不受污染或减少污染,为了人类更健康地活在优质的环境下,为了减少自然灾害,她多次上海岛、爬高山参与保护大自然、保护珍稀野生动物,今年6月至8月3次头顶烈日,走了象山、舟山16个岛屿,多家央媒发表了洪紫千的《出海记》等保护野生动物的文章,她还在中央电视台一频道免费报道家乡9分钟,为家乡的引智引才引资和旅游业的发展作出了不懈努力!)

WechatIMG712.jpeg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