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志愿者为99岁抗战老兵庆生日

互联网 2020-12-22 11:02

2020年12月19日,草原蓝哈达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组织志愿者从元宝山区驱车来到松山区安庆镇康家营子村5组抗战老兵王瑞章家中,为99岁的抗战老兵王瑞章庆生日。

大家踊跃参加,还有志愿者从呼市发来慰问金

12月19日上午,草原蓝哈达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组织志愿者为99岁的抗战老兵王瑞章庆生日活动。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王瑞章的生日过得格外热闹,格外喜庆。

草原蓝哈达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元宝山区农电公司主任李文志第一个报名,李文志还为老兵准备了米、面、油和慰问金。李文志说:“下一步,协会将与时间赛跑,为更多的抗战老兵带去问候和关爱,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党、政府和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元宝山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城区一中队交警李志文手部受伤正在家里休病假,听说这一消息后,马上开上私家车,带上慰问金赶往老兵家中。

协会志愿者李宏岩正在呼和浩特市出差,听说协会组织这个活动,来不及返回,从微信里发回慰问金。李宏岩在微信里写道:“老兵不老军魂永恒,铮铮铁骨一世豪情。你们是祖国的骄傲,你们是人民的英雄,志愿者永远不会遗忘英雄。”表达了对老兵的敬意。

草原蓝哈达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会长王辛提前定制精美生日蛋糕,写上:“祝99岁的抗战老兵王瑞章生日快乐。”

99岁的抗战老兵王瑞章讲故事、唱军歌、吹蜡烛……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老人回想过去,感慨地说:“当年啊,在战场上拼搏时,哪里想到会有今天这样好的幸福生活啊!”老人的儿女说,父亲在家里经常把我们喊到一块,给儿孙辈讲述抗战故事,老人一辈子实实在在、勤勤恳恳,不求名利,教育我们,传承老兵的意愿。”

草原蓝哈达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会长王辛说:“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昔日抗战老英雄用火热的青春,谱写了今天无限美好的生活,抗战老兵的英雄事迹将激励着我们,珍惜眼前的幸福,感谢抗战老兵用生命和热血换来的和平、美好!”

跟随禁卫步兵团起义,打死12名鬼子

19日中午,在安庆镇唐家营子村5组抗战老兵王瑞章家中,见到99岁高龄的王瑞章老人,笔者问道:“大爷您好,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听说您是抗日战争的一名老兵,您能给我们讲讲当年的故事吗?”

老人介绍说:“1943年1月伪满时期,我是溥仪禁卫步兵团的一个士兵。1945年8月8日晚9时吹过熄灯号后几分钟,就听见空袭警报声,大家忙起来穿衣服,这时值星军官来到营房,高声喊:“防空演习,快躺下睡觉。”我们刚躺下,就听见炸弹爆炸声。真的空袭了!各连马上到皇宫前广场上集合,我看见天空有一架飞机。这是前苏联对日宣战,从这时起,我们就进入战时状态。

王瑞章介绍说:“1945年8月12日早上,我们第一连在皇宫站24小时岗,下岗回到营房后,连长把子弹发到每个士兵手中,大家装上饼干。下午2点,士兵全副武装出发,朝东大桥的方向走。我们连在最前面,在东大桥桥头和桥上有好几名骑着大洋马巡逻的日本宪兵。一营营长命令轻机枪射手向中村副官射击,我知道,这是要打死日本军官,摆脱日本人的统治。随着中村的中弹落马,枪声逐渐密集起来,一直持续了10分钟左右,禁卫步兵团起义了。”

后来,伪满陆军军官学校的1000多名中国学生,还有步兵团1000多起义士兵,在长春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参加了对负隅顽抗的3000多名日本关东军的巷战。

王瑞章兴奋地说:“我那时在步兵团一营一连,伪满陆军军官学校进步学生地下党员隋胜哲多次来我连秘密地做工作,我们早就对日本鬼子恨之入骨了,决心多杀鬼子。那日本人不像电视剧里那么容易打,鬼得很,也非常顽固。我们武器装备差啊,根本抵挡不了日军的猛烈攻击,正面打啊屡战屡败,大多士兵死的惨啊。当时,长春市有7道街,我们调整战术,把兵力布置在街巷角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把鬼子搞得晕头转向,在15天的巷战中,我就打死12个鬼子。在强大的压力下,鬼子死伤1000多人后终于投降了。”

南征北战抗美援朝,两次负伤7次立功

99岁的王瑞章老人患有脑血栓,有时健忘,但是他对当年参加战争的事记忆犹新。在南征北战和抗美援朝的戎马生涯中,王瑞章一直是一线士兵,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老儿子王立峰说:“父亲当解放军在上战场前还是有点害怕,但一听到枪声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在一次冲锋中,他被国民党军的弹片打中左腿根,只觉得有点麻麻的,还是继续往前冲。血流过裤腿,流到鞋里,他感觉滑滑的,直到鞋子掉了,才知道自己负伤,这时候就懵了,走不动了。”

被救下战场后,王瑞章修养了好几个月。对于这段经历,老人的记忆特别清晰,还能零星说出一些场景,对于儿子介绍的一幕幕,他点头赞同。

南征北战中,他在4野40军118师354团1营3连当战士、班长,参加辽沈战役、解放北平、洛阳战役、湖北凤凰山战役、湖南衡阳、醴陵战役、解放海南岛等十几次激烈战斗。他们师在师长邓岳、政委李伯秋的率领下,第一个参加抗美援朝,在抗美援朝的仁川战役中,打得相当惨烈,全团1000多人最后仅剩下18个人。王瑞章再次负伤,一直到现在,两颗弹片还没有取出,所幸没伤到骨头,要不可能就残废了。

“我这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争啊,真的好惨啊。我的战友啊,差不多都没了,你看,我先后4次立功,我觉得,这功应该是他们的。”

紅媒牵线结识宋桂珍,夫妻携手走过70

当年,王瑞章跟随伪满洲国禁卫步兵团起义之后,打死12个鬼子,家乡人拍手称快。王瑞章回乡后,在乡亲的介绍下认识了宋桂珍。后来,宋桂珍鼓励丈夫参加解放军,丈夫南征北战,到了1952年退伍到承德医药公司任人秘股股长,文革前夕回乡务农,老俩口恩恩爱爱走过70年。

草原蓝哈达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会长王辛说:“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咱们和抗战老英雄合个影吧!”

王瑞章非常高兴,他让孩子们到房间拿出一摞盒子,里面放满了他的军功章。他挑选了几个别在胸前,这是他在子孙面前的骄傲啊。

王瑞章有4个儿子4个闺女,都在外地,51岁的老儿子王立峰说:“常听老人介绍,当年生活艰苦,啥都没有,更别说拍照片了。那代人苦啊,在战场上,就认准一个理,把鬼子打出去。”      

王瑞章对笔者说:“你看,我这没人陪我聊天,你们大老远的来了;刚有心思想照个像,你们就上门来拍照了,这党好、政府好、社会好啊,我享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