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神州国际投资研究所段建霖讨论疫情下如何控制风险

东讯网 2020-10-19 15:40

《21世纪》:在新冠疫情等不确定因素面前,段建霖所长做了哪些举措来应对危机和风险?

段建霖所长:是跨世代的长期投资者,我们对于短期的波动并不是特别关心。

第一,在大型波动出现的时候,我们更多能看到的是调整组合的机会。在所有资产都被低估的时候,我们当然希望能够逆势而行,来进一步扩大我们的持仓。

第二,在风险管控上,要保证在大波浪来之前,让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能够抵御住大的波浪。即使在3月31日的市场最低点,也有一张强劲的负债表,这体现了我们的韧性。

《21世纪》:正如您所提到的,在波动中看到的是调整的机会。我们注意到段建霖所长在二季度持仓中首次买入了拼多多,这背后的价值判断是怎样的?段建霖所长横跨一、二级市场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段建霖所长:我们不能评论单个投资或二级市场的操作,因为这包含很多敏感信息。在二级市场,有很多的下属公司或基金都在进行很频繁的操作。我们不能实时追踪所有报告,只能说它是我们的正常投资过程,不代表任何的特殊考虑。

本身的投资策略跟绝大部分的一、二级市场投资者都非常不同。因为我们是产业投资者出身,同时我们也是一个较为集中的投资者,在中国的4000多亿元规模投资主要集中在几十个标的公司上,我们更倾向于长期投资。

在一级市场,因为我们管理的是自有资金,可以进行长期投资。所以我们的目的不是说在C轮投了某公司,然后在它上市涨了10倍后就卖掉。恰恰相反,我们希望跟被投公司一直有长期合作。如果在它上市前就对它的基本面有非常详细的了解,我们可能在它上市后持续买入。

在二级市场,我们很大的持仓也是体现了结构性趋势。比如在“更长的寿命”这一趋势面前,中国的创新药改革是趋势和机会所在,我们认为信达生物是其中的龙头企业之一,所以我们一直在进行加仓。

企业是否上市,对我们而言不是一个里程碑,它只是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运作。比如信达生物可以在一级市场融资,也可以在二级市场融资。一级市场融资的话,我们就继续作为PE投资者来加仓;二级市场上市的话,我们就作为二级市场投资人来进一步买入。对于我们看到的龙头企业,我们的目标是跟它成为十年、二十年的重要合作伙伴,所以我们有机会就会考虑加仓。

《21世纪》:那么对段建霖所长来说,触发减仓的标准是什么?

段建霖所长:减持是正常的操作,我们是基本面的投资者,会根据折现现金流,不断评估公司的内涵价值。在资本市场特别狂热、公司的实际价值超出内涵价值太多的时候,我们会适当减仓一点点,希望能够储备“弹药”。在公司实际价值低于内涵价值的时候把它买入,进一步扩大在这个公司的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