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经 > 正文

【2020中国经济韧性驱动力·制造变革与创新研讨会】蔡剑:从商品经济到价值经济,企业如何

互联网 2020-08-24 14:17

来源:经济观察网 8月19日上午,由经济观察报、经济观察研究院主办的“2020中国经济韧性驱动力·制造变革与创新研讨会暨《海信史》发布会”在言几又书店举行。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蔡剑在研讨会上发表了“价值互联网,再创中国制造”主题演讲。

以下内容据蔡剑现场演讲整理:

这个时代的未来不是由权威创造的,而是由打破权威的人创造的。所以我们要培养敢于打破权威,具有批判性思维的人才。这种批判是理性的批判,不是为批判而批判,而是基于实事求是之上的批判。有了这种意识,很多创新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

从商品经济走到价值经济

如今,中国作为最大的经济体,经济学思想正面临着巨大的范式级的改变——从商品经济进入到价值经济。

价值经济与商品经济有什么本质区别?

商品经济思维是人类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潜移默化形成的,物权的争论是当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最大的争论之一,后来导致了二战之后的剧烈的社会动荡。但进入价值经济时代,争论主要聚焦在价值经济的体系基础是什么。这个体系的基础不是物权,而是主权,或者说人权,更确切的说是生命权力。价值经济以人为中心,商品经济以物为中心。商品经济是在工业经济兴起之后产生的,工业经济的繁荣使得大规模生产成为可能。而淘宝,拼多多等是商品经济极度繁荣的产物,它们提供的海量商品使得供大于求,改变了旧有的商业体系。价值经济以人为本,这是第一个巨大的变化。

第二个区别是,过去商品经济是以国家地缘经济体为组织单位的。比如南美林业、水果等自然资源比较发达,经济以自然资源的进出口贸易为主。从前中国最大的资源优势是劳动力,所以我们做转口的加工制造。而价值经济是以互联网的资源,信息资源,或者说信任资源为基本要素。这是第二个主要的区别。

第三,价值经济体系需要的更多是跨界、知识多元化的开拓者或者是创新者。从前商品经济培养的人才、需要的人才更多是专业化的人才,因为商品功能多是专一的,任何商品在某种程度上功能是专业化的,比如苹果iPhone是智能手机,就不可能实现汽车的功能。但是商品文化和价值一定是多元化的。价值追求完美,商品追求专注,人才体系的培养也应当适应未来的价值经济发展。跨界的思维,整体的思维已经成为未来创新的思维主要思想。

中国的制造业不但要有韧性还要有灵性

目前,中国的制造业转型,是应该沿着价值经济的方式去设计,还是因循传统的思维,在传统商品经济下进行制造业优化?商品经济下的制造业改造或优化,是在谈生存。韧性的概念就是生存,别人打我还能活着,韧性是被动的防御。而真正的灵性是主动的进攻,中国的制造业不但要有韧性还要有灵性,否则只有被动防守而不能进攻。

过去讲供应链韧性,供应链被打击了之后,供应链的韧性又逐渐恢复商品制造和销售。基于单一商品的变革不会太大的创新,举例来说,不大可能短时间把一个口罩厂变成医疗电子设备厂。从灵性来讲,要重新定义产品和服务,要根据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区、不同的商业重新设计全球的配送系统,这是很大的课题。

另一个问题是,在过去不同的产品中产权已经划分的情况下,如何再造新的价值关系?随着品牌体系的健全和技术的转移,制造业后台的技术或产能走出去之后,就产生了大量的法务工作要做,这背后还是要建立柔性服务。所以,知识产权网络再造和制造业本身的供应链网络再造要匹配,否则未来产品出口之后将因法律不清楚而受到许多质疑甚至诉讼。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和巨大的内需结合起来,这不是一个小课题。刺激内需很重要的方面是消费金融的问题,中国居民的消费未来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教育,一个是医疗。未来这两方面的消费规模是最大的,但是它们都是改革之后的没有攻破的堡垒,没有完成面向市场的改革,也都不适合完全市场化。但是其中在市场化跟国有化之间有没有社会化的方式,是需要探讨的。设计医疗和教育的改革必须先行,才能真正启动内需。这个问题不解决,高层次的需求就无法释放,那么内需仅仅是浅层次的内需,或者是基本的生活需求,难以形成较大规模的消费和投资。

变革的关键问题是转变思维

在人才方面,关键问题是转变思维。如果企业有很强的思维惯性是很难启动这场变革的。过去企业培养和使用传统专业人才的方式就可能不适用于未来的创新型价值经济。如果思想不改变,企业韧性或者是创造力的灵性很难具备。怎样改变思想,还是需要加强学习,尤其是加强管理者的学习,最终要做到针对具体问题有清晰而睿智的判断。

国内许多制造业企业亟待转型。去年我和阿里巴巴1688的总经理张俊探讨,阿里巴巴有80万的商家,他们当中有批发商,也有很多是制造商。这些厂商过去很多是从事出口贸易的,产品质量好,但缺乏自己的品牌,也没有独立的设计和技术。设计是别人提供的,市场是别人提供的,他们都需要转型做国内市场。从前80万厂家一年收入大概几百几千万,还不错,但是现在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因为客户下单到越南或是其他劳动力更廉价的地方去了,那么这80万的小微制造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才能继续营利呢?他们需要两个服务,第一是核心专利技术方面的服务,第二是独立品牌和渠道方面的服务。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很多厂商往往寻求北大和清华的MBA做科技化的咨询服务,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但企业转型要靠自身价值,不能单一靠咨询,这是企业提升价值转型业务特别需要做的功课。

最后总结一下,全球经济剧变环境之下,我们要清晰地判断形势。当前是中国企业振兴最好的时期,产业界实体经济和外部相应环境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创新机会和转型的机遇,当然也是财富创造的机会。未来创新产业真正的领军人物应该出在今天的青年企业家之中,经济管理的新思想应该出在青年学者和在业界当中。解决问题有多大,我们的创新价值就有多大。希望创新学者和实践者团结起来,互相协作,扎扎实实的做好研究,做好功课,为中国制造业下一个更高的阶段打下坚实的基础。

健康危机和经济危机同时袭来,这个时候我们更要冷静团结,真正为国家作出贡献。我们一定要把危机变成契机和机遇。历史是由我们这些年轻人创造的。


标签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