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一夜间新增30多家公司“组团”拉响退市警报,包括曾经的大牛股,股民懵了

红星新闻 2020-05-06 13:50

原标题:一夜间新增30多家公司“组团”拉响退市警报,包括曾经的大牛股,股民懵了

“五一”小长假结束,A股迎来年报披露后的首个交易日,很多股民有点发懵:一夜间突然新增30多家上市公司“披星戴帽”,开始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涨跌幅也从10%变成了5%。

这些上市公司中,包括了多只曾经的大牛股:“钾肥之王”藏格控股、“体育第一股”贵人鸟、“游戏并购王”天神娱乐,以及老牌知名公司安信信托、国旅联合、平庄能源、中央商场、商业城等。

此外还有创业板上市的乐视网、暴风集团等,因创业板不实行ST制度,符合退市条件的可以直接退市,其退市风险无疑陡增。

“钾肥之王”藏格控股失血,青海首富凉了

5月6日,藏格控股正式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成*ST藏格(000408.SZ),开盘即一字跌停。加之年报前股价也连续大跌,截至目前仅剩4.12元,创下近10年以来的新低。

藏格控股近期股价走势图

藏格控股是曾经的“钾肥之王”。从青海格尔木戈壁滩中的盐湖里,诞生了中国的钾肥双雄:盐湖股份和藏格控股。不过眼下两家企业双双陷入困境,盐湖股份因资产处置导致2019年创纪录亏损400多亿元,不幸成为A股“年度亏损王”;藏格控股则因财务造假、资金占用等问题先后被处罚,实控人肖永明也被处以5年市场禁入。

肖永明是2016年的青海首富,在胡润百富榜中身家达到265亿元,到2018年时身家仍达210亿元。他其实是四川安岳人,公司办公地点也在成都高新区。2017年10月,红星新闻报道《国庆高速太堵?资阳男子直接开直升机回家》的消息红遍网络。直升机的主人就是肖永明,他自己还有一架3亿多元的公务机。不过在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后,他现在连高铁都坐不成了。

红星资本局查阅青海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藏格控股存在三项违法事项:一是虚增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二是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2017年和2018年分别虚增预付账款2.41亿元、2.81亿元;三是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藏格控股资金共计22.14亿元。

与此同时,肖永明豪赌号称中国第二大铜矿的巨龙铜业,通过银行贷款和股权质押融资等手段为铜矿输血,累计输血近百亿。然而这个铜矿竟然成了无底洞,巨大的资金需求迫使肖永明频频杠杆融资,直到彻底被拖下深渊。

“国民品牌”贵人鸟折翅,飞不起来了

5月6日,贵人鸟正式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贵人(603555.SH),开盘一字跌停,暂报2.77元。

贵人鸟近期股价走势图

上市6年后,贵人鸟遭遇折翅,也已经飞不起来了,这个曾经著名的“国民品牌”,如今已经面临退市风险。红星资本局查阅2019年财报发现,全年营收15.81亿元,同比下滑43.77%;净利润为亏损10.18亿元,较上年亏损6.86亿元又有所增加。

贵人鸟于2014年上市,头顶“体育第一股”的头衔,2015年时股价暴涨成为大牛股,市值最高超过400亿元,但眼下市值还剩17亿元。

贵人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与其混乱的“泛体育化”投资有关。在成功上市后,贵人鸟已经不满足做一家传统的运动鞋服商,而要构建一个“体育产业化集团”。于是从2015年开始,陆续投资了虎扑、康湃思体育、西班牙著名足球经纪公司BOY、杰之行体育、和名鞋库,购买篮球装备品牌AND1授权等,累计耗资超过20亿元。

然而,频繁而又盲目的“买买买”也让贵人鸟财务负担沉重,而且并购并没获得期待的回报。到2018年后,贵人鸟被迫开始剥离非主业资产,先后又出售了杰之行体育、康湃思体育以及虎扑部分股权,但依然未能阻止业绩下滑。

贵人鸟赖以起家的连锁零售门店也已经失守。红星资本局查阅年报发现,贵人鸟实体门店(包括直营店及加盟代理)已从顶峰时的5560家,到2019年年报时仅剩2371家。公司一季报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又更加惨淡:一季度营收为1.73亿元,同比下滑66.92%;净利润又亏损了2.05亿元。

此外,贵人鸟还面临债券违约、资产冻结、股权拍卖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如今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这一次贵人鸟还能飞得起来吗?

昔日“股王”暴风集团财报难产,或直接退市

5月6日,暴风集团(300431.SZ)因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停牌一天,并将于5月7日起复牌。

暴风集团近期股价走势图

上市公司不按规定披露年报、季报后果有多严重?可能会直接退市。

暴风集团没法披露定期报告的原因也很简单:公司早已陷入停顿,只剩下几个人留守,除了监狱中的冯鑫这个“光杆司令”外,其余高级管理人员已经全部辞职。没有首席财务官,没有审计机构,也没有证券事务代表,导致年报、季报悉数难产。甚至公司按交易所要求公开的联系电话,红星资本局发现已经是空号。

暴风集团当年有多牛现在则有多惨。在2015年互联网风头正劲之际暴风集团上市,发行价7.14元,却一口气拉出29个涨停板,达到148.27元才开板。而且这并没完,后面公司股价继续暴涨,最高涨到327元,成为当年新股王。

然而,暴风集团仅用5年时间就走向了崩溃直到退市边缘,目前股价仅剩2.01元。市值相较高峰期的408亿元,到现在仅剩6亿元,98%的市值灰飞烟灭。

暴风集团也曾有高光时刻。在暴风影音最强大的时候,曾经拥有2.8亿用户。但暴风集团上市之后,未能成功转型,反倒是盲目扩张,同时进入多条烧钱的领域,包括暴风VR、暴风体育、暴风影业等,对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消耗,最终以惨淡收场。

更糟糕的是,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还在后面的收购案中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于2019年9月被批准逮捕。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暴风集团是创业板公司,不实行ST制度,符合退市条件的可以直接退市。因此其退市风险陡增,投资者应该尽量远离。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编辑 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