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正文

“创造营”赵粤:我曾怂到不敢面对内心,但现在不会了

新京报Fun娱乐 2020-06-18 20:04

原标题:“创造营”赵粤:我曾怂到不敢面对内心,但现在不会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吴奇函

在上周《创造营2020》的第二次排名中,赵粤以第四名的成绩,成功闯入首发队,并大声喊出了自己的目标是成团位的中心位。“现在我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决定。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她在台上总结自己在节目中的变化。

如果将女团竞争比喻为激烈的斗兽场,实力博弈和各种争夺中,往往勇敢的人更容易获得最亮眼的犒赏。但赵粤似乎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她不争不抢,没有尖锐的棱角,没有嚣张的锋芒。赛程过半,都尚未给外界留下太多印象,甚至连质疑都寥寥无几。你很难想象她已在圈中打拼六年,节目开播前更是这个舞台最被期待的学员。

“别人觉得”、“粉丝觉得”、“我很担心”——在与赵粤的第一次交谈中,这些非我视角的词语,高频次出现在她的回答中。那时刚入营的她,顶着SNH48人气选手的光环,有些不安,有些迷茫。所有思考都置于外界目光之下,反复审视、过滤。

而与赵粤的第二次交谈,时隔一个月有余,期间经历了两次公演和两次排名更迭。“我想突破”“我想尝试”——她将表达的视角转向本我,学着倾听自己内心的想法,并如实转述给外界。

“人生没有多少年,一定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别人想让你做的。”赵粤说,在她想通这句话的瞬间,成团的目标先放一边,那一刻已不虚此行。

被严格管束的童年

“我一直很稳,不愿冒险,也没什么主见”

——在偶像化的标准程序中,每个人都拥有截然不同的方程式。而赵粤的人生就像是已被约束好的代码,没有与众不同,没有野蛮生长。

赵粤出生于军人家庭,从小父母就把她当男孩子严格教养。芭比娃娃、公主裙,在赵粤为数不多的儿时记忆中十分模糊,取而代之的是玩具警车,以及妈妈教她的女子格斗。赵粤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一名女警,把所有的坏人都抓起来。“我的性格很适合当警察,一板一眼,做事稳稳当当。”

小时候的赵粤

十一岁,赵粤为了学民族舞,一个人从武汉前往北京,以插班生的身份进入专业舞蹈学校。父母相信女儿的独立性,给予她脱离家庭束缚的自由,但同样也安排她进入另一段被管束的人生。

舞蹈学校采用严格的军事化管理,每天六点起床跑步,紧接着就是一节又一节的舞蹈专业课,晚上十点准时熄灯睡觉。

刚入学的孩子没有上台资格,只能在后台打打下手,看其他演员如何化妆。为了上台跳舞,赵粤用半学期的时间,追上了别人一学期的功课,全部时间都交付于舞蹈。 她形容那时的生活,学校是一个世界,外面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无法想象的世界。

上学第一年,赵粤还会时常打电话给父母,哭诉一个人在学校的无所适从。但妈妈总报以严格的教导,让赵粤不要想着半途而废。“我能在舞蹈这件事上坚持下来,我妈妈真的做了蛮大的贡献。”

直到后来,赵粤再忆起“北漂”的日子,甚至都有些想不起那时有多难熬。她鲜少印象深刻的事,一是当时年近70岁的恩师陈爱莲,常常去舞蹈室练习,自己总在一旁偷看,“那时老师还能利索地掰后腿,我当时就惊呆了。”抑或是曾和同学一起收集学校的空矿泉水瓶,用绳子绑在一起,既环保又赚钱,卖了钱之后就偷偷用来买零食。

年少时的赵粤,从没有出格。在被管束的生活中,她也在用近乎完美的标准约束自我。

离家后,她将生活中每一次重要决定,都料理得十分妥帖,任何事情都深思熟虑后才会去做;练舞时她要求自己做每个动作时都头脑清醒,一旦疲惫就不勉强自己,因为她知道受伤会带来更多麻烦, “我好像一直都很稳,不愿意冒风险;想法很多,但也没什么主见。也正是这样,我做什么事情也都会不太敢。”

做出“出道”的叛逆决定

“那时只是希望自己变得漂亮点”

——在井然有序的人生节奏中,加入SNH48,站上舆论风口,是赵粤做过最“出格”的决定。

上学时,成绩出色的赵粤时常帮老师指导其他学生。她曾设想未来成为一名民族舞老师,工作平稳,也算是舞蹈的一种传承,于是去考了民族舞的教师资格证。

然而日复一日的重复,对十八岁的赵粤而言,有些过于无聊了。她希望自己能像电视上的女孩一样,穿戴漂亮的衣服和头饰,在舞台上闪耀夺目。 “从舞蹈生到艺人,很大的跨度,应该算是我人生目前最叛逆的决定。但当时我没有想着能多有人气,单纯就是想变得漂亮点。”

借由十八岁的勇敢无畏,这是她第一次听从内心的选择。

刚加入SNH48时的赵粤

“塞纳河”(“SNH”简称)中,大部分刚踏入的姑娘都是零舞台经验的新人,那时的赵粤其实已经拥有了她独一无二的优势。但刚踏入的赵粤却并不显眼,也不愿拔头筹,不出挑也不落后,这正是她最舒适的状态。

伴随着“塞纳河”中的竞争、淘汰,每个人都在努力变得更厉害,越来越多的人被遗忘,赵粤意识到“舞台上想要多耀眼,台下就要多努力”。

2014年,赵粤所在队伍准备了全新公演《前所未有》,赵粤承担了其中难度系数很高的单人舞蹈《爱的加速器》。她凭借民族舞功底,拿着闪耀的光剑,在舞台上原地转了十圈,将自己彻底转入大众视野。即便随后很多团里成员都表演过同一首歌,但都是改编过动作的,赵粤永远拥有和其他人不同的版本。

表演《爱的加速器》

古装版《爱的加速器》当时也引起热议

2015年,赵粤获得总选第十一位。2016年第九位,2017年第七位,2018年第六位……赵粤站得越来越高,粉丝从几十万增长到百余万。其间赵粤参演了《巴啦啦小魔仙之魔剑公主》《热血高校》等作品,在综艺《盖世英雄》《快乐大本营》《我要上春晚》中也成功“露脸”,2017年更是以SNH48首支国际化小分队7SENSES成员出道,在海外获得不俗人气。

2018年,赵粤在综艺《超新星全运会》的50米短跑项目中,突然失去意识,脸着地重重地摔在跑道上,右脸需要长期抹祛疤膏,右肋骨则严重擦伤。受伤后那段时间,赵粤只能直挺着睡觉,一转身伤口就会崩开。偶尔半夜疼醒,她便站在房间里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不停流眼泪。

“粉丝不会讨厌每天都很努力的人。”她总是说。

怂、迷茫、不自信……

“来到《创3》感觉我在参加‘变形计’”

——2019年初,赵粤曾在深夜直播了三个多小时,漫无目的地与粉丝从上学时光,聊到工作瓶颈。她回忆起自己非常喜欢现代舞,但高考失之交臂,没能考上师范;她谈及那时很想编舞,却发现自己能力不足;她吐槽,别人问她喜欢什么,做什么事情可以开心,自己竟说不出来……

在直播里,赵粤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性格。有的人说我很内向,有的人说我还蛮能说的。我自己都很迷茫。”

在SNH48的六年,赵粤按部就班地收获着鲜花和掌声。在队伍中,她也是年龄较小的成员之一,姐姐们的爱护为她筑起安稳的舒适圈。 “大家都非常照顾我。那时说好也没有很好,说差也没有很差。这样一成不变的路,我甚至都没有想去改变。”

这也是赵粤来到《创造营2020》的初衷。

她曾在节目中调侃自己是“25岁唱跳女艺人”。在“青春饭”耗尽,新面孔更迭的速食偶像市场,25岁,是一个褪去敏感青涩,有勇气但又畏惧,对未来充满困惑的年纪, “如果再一直很平稳地走下去,我可能一直会无法进步,无法突破,这种日子也没什么意义。”

参加《创造营2020》是赵粤做的第二个大胆决定,但“创造营”却又将赵粤投入到前所未有的变数之中。这个舞台有从未出道的宝藏女孩,也有资历更久的乐坛前辈,赵粤第一次以队长身份带着后辈们出征,“想要照顾好大家”让她压力颇大,而队友、粉丝与舆论的极高期许也让她高度紧张。她在舒适圈中好不容易培养的自信,迅速分崩瓦解。

初舞台“舞担”Battle时,还剩最后一次举手的机会,队友询问赵粤“有什么打算”,但赵粤只是左看右看,手紧紧地压在腿上,不停询问别人的意见。在主题曲选择“五天班”还是“一天班”时,其他学员积极把手举过头顶,但赵粤却神色紧张,紧握拳头放在耳边。

“压力很大,总担心自己表演不好,或者做出错误的决定。我不会主动表达自己,甚至不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经常要听别人的想法,也错失了很多机会。”

节目中,赵粤最终选了5天班,成为队友和学员们的免费私教,带大家学跳主题曲

无法倾听内心的自己,仿佛是赵粤成长的底色。出道六年间,她几乎没有主动放过几天假,即便偶尔陪家人出行,中途被“通告”拦截,她也会怕给别人添麻烦而选择完成工作,“你一定要做完哦,不做完工作人员会很为难。”这是赵粤最无法抵抗的话术。

在与赵粤的交谈中,“别人觉得”、“粉丝觉得”、“我很担心”这些表达也总是高频次出现在言语之间。“前几年的粉丝街拍中,我总是穿平时舞台练习的衣服,被粉丝吐槽太随便,所以我就开始研究怎么穿得好看一些”、“之前有人跟我说,这些年我展示的风格都一样,没怎么变过。我觉得特可怕,一直很迷茫到底该怎么做”。

为什么已经获得赞誉和认可的人,却不具备相信自我的能力,“还是缺少一个契机吧,让我认可我自己。”赵粤坦言。

第二次公演,赵粤成为“不敢”战队的一员,表演音域不在驾驭范畴的歌曲《River》。排练时老师直言她的声音不太合适,工作人员也给了很多意见,她不知道什么选择才是最正确的。正片外,她哭了整整三天,崩溃到面对镜头也没了顾虑地倾诉内心的想法。

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竟然“怂”到连内心想要什么,都不敢去想。

最终二公的舞台,赵粤染了一头蓝色的短发,在水与火交融的舞台上,她像挣脱漩涡后重获自由的野兽,肆意散发着独属于赵粤的魅力。

感受到这种巨大变化后,“我感觉我在参加‘变形计’。”赵粤调侃自己。

当她面对镜头尽情倾泻自我时,她第一次感觉到无比快乐,那一刻别人的想法对赵粤而言,没有任何所谓。 在接下来的舞台上,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她要尝试可爱、性感,方方面面;她立下flag要让自己的发色变成“创造营”的调色盘。

“我们公司的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估计会大吃一惊。”赵粤笑称,人生没有多少年,接下来她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再成为别人想她成为的样子。

【新鲜问答】

新京报:据说这次有在城堡里过25岁生日,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可以分享?

赵粤:成员里陈倩楠跟我关系特别好,我过生日那天其他人骗我,说陈倩楠在上课时跟教练发脾气,摔麦就走了。我当时整个人崩溃,但作为队长还是要表现得很淡定,一边说没关系没关系,一边帮她想办法,我和她说大家都知道你的性格很着急,没关系,我明天就跪下跟节目组道歉。结果过了一个小时,她说,“骗你哒!”那时我整个人崩溃到差点哭出来。

真的有被整到,人也有被折磨到,我当时还在想为什么我过生日还要被折磨!(笑)但其实营里的伙伴们给我准备了很多吃的。在城堡里,大家零食都比较稀缺。但她们就把压箱底的、藏在床铺底下的零食都掏出来,作为生日礼物给我。真的蛮惊喜,感觉人生在那天经历了大起大落(笑),跟之前在团里大家拿着蛋糕过生日一起开心的感觉不一样,还挺感动。

之前在SNH48过生日

新京报:第二次公演《River》为何要染蓝色的头发?

赵粤:我就想自己突破一下。因为我的个性可能属于比较百变的,所以还是想做不同的转变。我在创造营的时间并没有像在SNH48那么多,所以想每个舞台都展现出不一样的风格。

新京报:《River》的排练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赵粤:练习室里大家唱跳都还蛮稳的,但第一次去舞台排练时,大家都在“翻车”,因为那个地有水真的特滑,总会有各种失误。当时压力也挺大。特别是在我们第一次彩排结束后,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后来也是通过后面几次彩排克服了困难。

这次突破自我的尝试就很开心,感觉公演完整个人性格都变了。 编剧姐姐和我说,“粤粤在性格上突然像被雷打过一样”。可能是想通了一些事情。之前我比较慢热,经历完这次舞台以后,人感觉已经热起来了。

新京报:生活中你的性格是比较MAN还是比较小女生?

赵粤:我平时生活中跟舞台上真的不太一样。很多人对我有误解。我生活里性格还蛮可爱、蛮女孩子的。但可能生活方式更像男孩子一点。比如女孩子比较喜欢看言情剧,我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更喜欢打游戏。

新京报:之前经常会看到你拍小视频、打游戏,作为重度手机患者,在节目里没有手机会不会不适应?

赵粤:刚开始会有点不适应,因为之前完全没有办法想象赵粤如果一个小时不打游戏会怎么样。但真的来到这边以后,放下手机会发现,你跟身边的人交流会变多,会发现交朋友更容易了,身边的人都非常可爱,也非常真实。很开心。其实还蛮珍惜有这段可以跟大家面对面交流的时间。

新京报:演艺圈里哪些艺人是你努力的目标?

赵粤:我之前喜欢海外艺人比较多,很喜欢少女时代的金泰妍。我觉得她实力真的非常好,唱歌也特别好听,跳舞也很厉害,我觉得她是我非常想靠近的目标。 (以后在团体里也想做全能ace吗?)对,未来也想让自己唱歌跳舞都非常厉害,成为一个非常全能的艺人。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dian)原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