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郭麒麟晋升综艺抢手王,黄明昊周震南等流量大热丨图数馆

新京报官微 2020-06-18 18:33

原标题:郭麒麟晋升综艺抢手王,黄明昊周震南等流量大热丨图数馆

今年的各种综艺中,观众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邓伦成为今年《极限挑战》的全新常驻;郭麒麟以新成员加盟“跑男团”,黄明昊正在《看我的生活》中展现独居生活。市场形成了“流水的真人秀,铁打的常驻咖”。

时间追溯到两年前,2018年以作品翻红的潘粤明、翟天临等演员仍是综艺的抢手人选;沙溢、魏大勋则凭借十足的综艺感,成了新晋热门“综艺咖”。演员进军综艺已成为大势所趋。而随着市场进一步追求年轻态,加之影视寒冬下艺人“无戏可拍”的老生常谈,自2019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知名演员、流量艺人转战综艺舞台,甚至同时担任多档节目的固定MC,尽搞笑之全能,在节目中造梗、玩体能、拼智慧。综艺似乎已逐渐沦为艺人 “刷存在感”、“跨界立人设”的首选。

2019年—2020年5月热门综艺嘉宾总结:

变化

流量艺人变身“综艺咖”?

新京报盘点了2019年1月到2020年5月期间艺人参加热门综艺的数量。其中,杨迪以22档综艺成为当之无愧的“综艺劳模”,大张伟、魏大勋、李诞等“综艺老炮儿”也保持既往水准。但与往年不同的是,近两年的“综艺咖”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专业歌手、演员。例如歌手汪苏泷以14档综艺位列第三名,其中包括《天赐的声音》《新生请指教》等音乐综艺,也不乏《向往的生活》《野生厨房》等户外真人秀。今年他“空降”担任《青春有你2》的“X导师”,更是凭借“反差萌”在节目中展现了强大的造梗、接梗能力。接下来,他还将作为飞行嘉宾参加《奔跑吧》的录制。此外,萧敬腾、毛不易、张艺兴等歌手,也以10档左右的综艺跻身名单之列。

邓伦成为《极限挑战》常驻嘉宾。

演员方面,郭麒麟则是近期最抢手的综艺嘉宾。据不完全统计,从2020年3月开始,其参与的综艺高达9档,包括《最强大脑》《奔跑吧》等王牌综艺的常驻嘉宾。不少人调侃其为“报复性复工”,“一个人养活整个德云社”。杨颖、迪丽热巴、戚薇、许魏洲、郑爽、邓伦等年轻演员也加盟了至少6档以上的节目。但出人意料的是,沙溢、贾乃亮、郭京飞、沈腾、王鸥、雷佳音等凭借作品立足的实力派演员,也开始频频在综艺中“刷存在感”。

《奔跑吧》集合了沙溢、蔡徐坤、郭麒麟等各类嘉宾。

除此之外,“流量”也成为时下综艺节目的重要标签。黄明昊、周震南、范丞丞、李汶翰等一众自养成综艺脱颖而出的歌手,如今却游走于各大综艺场,一年6到10档节目接到手软,为综艺市场带来更多流量底色。

变化原因

1、综艺需要年轻血液

从前两年的“南薛(薛之谦)北张(大张伟)”的霸屏时代,到人人均是综艺人,“综艺咖”正在日益年轻化、普遍化。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何打破审美疲劳,适应年轻人口味的市场命题,是“综艺咖”轮换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卫视综艺,中老年群体并不需要稳固,而年轻群体又是大家争抢的对象。流量艺人、年轻演员,首先就可以吸引更多90后、00后观众,”评论人李楠认为。

而在老综艺咖已很难挖掘新内容的情况下,观众也需要被新的综艺人设所刺激。例如很多节目组会偏好选择有热门作品,且能在舞台上自行发挥的艺人,像“长在笑点上”的沈腾、沙溢、金靖;或本身性格与综艺存在反差萌的,例如周震南、毛不易、张艺兴等。

“老综艺咖的热度不会衰退,但常驻似乎正在减少。”李楠经常会在弹幕看到“怎么又是他”,观众的审美更迭速度远比想象中更快。“所以保持新鲜感对于综艺而言,尤其是综N代,就是保持持久生命力。”

鹿晗、吴亦凡、黄子韬作为嘉宾在综艺上的同框被粉丝津津乐道。

2、上节目适合赚快钱

参加综艺节目,也是艺人赚钱速度最快的方式之一。曾有数据统计,在综艺片酬居高不下的前几年,部分艺人担任固定嘉宾的酬劳,相当于拍摄一部为期三个月的电视剧;即便在综艺限酬后,其投入产出的性价比也远高于影视作品或歌曲,流量更是酬劳的保证。

某平台艺人统筹小方(化名)认为,选秀节目出身的艺人淘汰速度极快,在她的接触中,大多数经纪公司都会在艺人的“黄金期”试图追寻更多综艺机会赚快钱,“选秀节目每年都在推出新人,那这一到两年之间,艺人能通过什么渠道赚钱最快?所以经纪公司经常会逮着一个就尽快消耗,消耗的差不多了,正好再选一波新人。”

3、 疫情导致通告减少

2019年影视寒冬导致市场下行,令不少演员或歌手不得不选择综艺“刷脸熟”。以迪丽热巴为例,去年她曾在某次采访中坦言,自己已经八个多月没有拍戏,并笑着喊话“我有时间”。在没有作品播出的2019年,这位“炙手可热”的小花反而在《创造营2019》《极限挑战》等大热综艺中担任固定嘉宾,树立了“段子手”、“女汉子”、“最美发起人”等人设。而2020年上半年,疫情导致剧组停摆、商演取消,更是令不少艺人开始自谋出路,选择仍在正常运行的综艺保持营业。

“流量艺人、歌手,说白了有大量闲置的时间。除了写歌、商演、出专辑,其他时间都是空着可调配的。而且有的流量艺人甚至一年都出不了几首歌,要不去演戏,要不就是综艺,总不能闲着。”某平台艺人统筹阿斯(化名)表示。

而据阿斯的观察,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想要主动上综艺的嘉宾比往年还要更多,在酬劳上也有可洽谈的空间;一些特殊时期“云录制”的节目甚至可以零酬劳配合。“还是因为通告太少了,就像艺人纷纷去直播一样,大环境下必须积极寻找一些工作机会。”

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 佟娜 校对 王心